未分類文章

由於

近一個禮拜以來
身體欠安到一個極致
於是

像個孩子一樣
大聲的說著
好阿
你不要回來就算了
硬生生把電話按掉


的確很任性
歷任男孩都這麼對她說

的確很霸道
關於愛情

的確很小心眼
不准男孩偷看任何一個她眼中的正妹

的確很不擅長鋪床單
手指無緣被夾到 抽得她頭都疼了

試著平常都是男孩負責的事務
當有點分崩離析時

她會試著
當當男孩的角色
試著
將女生與男生的角色合而為一
透過事務的勞動
試著
轉移

如果
不斷遇見他人 是一段不斷自我修正的過程
那她
常常是會停在那 問著為什麼要自我修正?
如果不合 能不能就這樣帥氣的離開?
能不能呢?
能不能呢?
到底能不能呢?
呢呢呢呢呢?????????????
如果每次都走帥氣離開的路線
那會不會永遠找不到記得自己年輕時候樣子的人呢?
發出逐漸老化感嘆的她?

如果寫作是一種自我療癒?
看來最近的療癒
似乎還不夠?
似乎還得加上其他的元素才行?
如果開始依賴其他的元素?

事情會不會越發而不可收拾?

人氣: 0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